欢迎访问杭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网站! |繁体中文 |无障碍浏览
  • 站内检索:
  •   
《拉萨日报》记者调查:城市垃圾该何去何从?
时间:2018-02-02 浏览次数:5740
[收藏] [打印] [  ] [关闭]

随着城镇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消费水平日益提高,城市生活垃圾的“产量”也迅速增加。据了解,拉萨市生活垃圾每日“产量”可达700吨,这一数据居高不下,且还在不断上升,成为困扰拉萨市城市化全面发展的“顽症”之一。拉萨市生活垃圾的处理方式有哪些?相关人士对垃圾处理又有哪些独到的见解?日前,记者走访了相关单位和企业,为你答疑解惑。 垃圾填埋场提前饱和 在曲水县聂当乡泥浦沟,有拉萨市唯一一家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拉萨城区、堆龙德庆区、曲水县所有生活垃圾及达孜县部分生活垃圾均在这里处理。 《拉萨日报》在2008年1月22日曾对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的垃圾处理情况做过图片专版报道;2018年1月29日,时隔十年,记者再次前往曲水县聂当乡泥浦沟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 刚拐进沟,就闻到了刺鼻的臭味,沿着垃圾填埋场边缘道路前行,即可发现,现在的填埋场已颇具“规模”,一期的大坑已基本填满,用灰色的塑模覆盖着,从边缘还可以看出膜下是土,土下垃圾色彩斑斓,塑料、铁皮、腐烂的衣物等。记者一行开车行至填埋场上部,恰好碰到来自堆龙德庆区的9辆垃圾压缩车驶来倾倒原生垃圾。当天风很大,十几头牛在车尾部等待捡食,记者从它们身旁走过,却不见牛儿害怕。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原生垃圾的处理过程为:推平、覆土、覆膜,再一层又一层累积起来。垃圾填埋场的工作人员已换了一波又一波,记者询问了多位工作人员,都不知道现在已经填埋了多少层。 据市环卫局局长旦增扎西介绍,填埋场一期主要是对原生垃圾进行处理,其占地240余亩地,库容190.28万立方,2002年启用,20年使用年限,至今已有16年,已达到饱和状态。与一期不同的是,新建的填埋场二期库容为717.53万立方,设计使用年限50年,主要是焚烧发电后的飞灰固化填埋为主。 城市生活垃圾的“高产”,给环境卫生单位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旦增扎西坦言:“仅靠政府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市场化运作是大势所趋。” 据了解,拉萨市拟在吉崩岗社区和当雄县当曲卡镇开展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工作,拉萨城投城市环境卫生集团也于近期注册成立。可惜的是,目前两个试点尚未开展工作,拉萨城投城市环境卫生集团也以“相关工作人员不在,原则上不接受采访”为由,未接受记者采访。 “中国式垃圾”对焚烧炉提出了高要求 众所周知,垃圾填埋处理具有极大弊端。“对于已经处于饱和状态的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一期,我们将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进行封场。”旦增扎西介绍,封场后就等待里面的垃圾分解沉降。 城市发展速度的加快,使得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提前“期满退役”,城市要健康发展,就必须选择新的垃圾处理方式。2017年8月,拉萨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发电项目试运行,生活垃圾处理又多了一种方式——焚烧发电。 在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杨旺介绍,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发电厂目前正处于试运营阶段,还未与国家电网签订电价协议。因此,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发电厂只能进行垃圾焚烧,而不能进行发电并向国家电网输送电能。“我们有两台垃圾焚烧锅炉,目前只有一号锅炉在运行。厂里每天可接收380吨至400吨生活垃圾,政府按每吨垃圾110元提供补贴,如果两台锅炉一起工作,电能消耗更大,我们很难维持日常支出。”杨旺说。 记者了解到,生活垃圾焚烧处理需经过干燥蒸发水分、填入锅炉燃烧、燃尽处理三个步骤,锅炉24小时连续作业,始终维持950℃—1000℃高温,锅炉在起始工作或者炉温低于850℃时使用柴油助燃。杨旺说:“一号锅炉每天可充分燃烧350吨垃圾,燃尽后剩余20%左右的炉渣和2%左右的飞灰,炉渣经渣池用冷渣机水冷(每天消耗600多吨水)之后可进行综合利用,提炼出环保砂等建筑材料,飞灰通过添加稳定剂达到固化,再进行毒气检测试验,最后填埋。” 杨旺介绍,垃圾焚烧处理采用的是炉排炉工艺,并严格遵照国家《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GB18485—2014标准),对锅炉燃烧产生的颗粒物、二氧化硫、氯化氢、氮氧化物等有害烟气采用脱硫、吸附等国内最稳妥技术进行净化处理,使有害气体排放量达到最小,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污水,经过严格技术处理,达到国家一级标准。“排放很难做到完全无污染,我们是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走。”杨旺说。 杨旺告诉记者,一般的生活垃圾,如纸屑、塑料、布料等,锅炉都可以进行充分燃烧处理,而金属、玻璃等废弃物不应该掺进可焚烧垃圾中处理,因为会对锅炉带来严重损害,但可回收另行利用。餐厨类生活垃圾,燃烧并不是最佳处理方式,可以利用生物技术,制造有机肥料,用于农业生产。 “拉萨市生活垃圾还没有进行有效分类焚烧处理,各种生活垃圾掺杂在一起被送往垃圾焚烧发电厂,这就是‘中国式垃圾’,分类过程十分困难,而且在国外购买的焚烧锅炉并不适用于‘中国式垃圾’,我们经过多年研制,才有了可以适用于‘中国式垃圾’的焚烧锅炉。现在中国在不断改变发展,拉萨也在不断改变发展,我们的社会责任感在不断增强,而环境保护更是全社会、全百姓的责任。从生活垃圾处理上来看,并非所有生活垃圾都需要进行焚烧处理,很多垃圾仍可以回收再利用,不同的垃圾在不同的领域都有‘大作为’。”杨旺说。 民营企业开展垃圾分类工作步履为艰 在采访中,记者还发现,拉萨有专门做垃圾分类回收的公司——净兰环保。1月23日,记者见到了该公司的负责人,一位90后小伙子任海峰。 之所以做垃圾分类回收,源自任海峰在垃圾填埋场的亲眼所见:成千上万吨垃圾如小山一样堆积在青山绿水间。他被震撼了,“我真的想象不出来,我们一座城市一年可以生产这么多垃圾,而且就这么被随意地丢弃在城市的一隅,任凭它们像腐烂的伤口一样散发着恶臭。” “我们对于垃圾的分类模式确实很不成熟。”任海峰告诉记者,“即使在最发达的北上广城市,垃圾绿色回收理念也是近几年才被逐渐提出的,类似的公司也不多,所以我们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 因为缺乏环保知识,任海峰和小伙伴们在回收垃圾的过程中碰到过不少“乌龙”。不少人把餐厨垃圾和有害垃圾混合在一起打包给他们,这个时候他和小伙伴们只能耐心地解释垃圾的区别和他们只回收可利用垃圾的原因。因此,在现阶段,比起推广公司去吸引更多的个体用户,他更希望能够和学校、社区等机构合作。“我们强调的是对环保理念的宣传,所以更愿意进学校和社会,这样我们的工作才有意义。” “目前,我们公司有6个员工,固定客户200余人。回收来的东西我们都是亲自上阵进行细分,我们与一些末端公司合作,把价值高的金属、硬纸箱、塑料等直接卖给他们,而像玻璃、织物等没有公司或回收站收购,就要堆积起来,甚至要出运费运往内地可处理的地方,或者将回收到较好的衣物捐赠给需要的地方。公司成立4个多月,已经投入40余万,还没有实现收支平衡。”任海峰坦言,目前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短缺,他希望公司能够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是一个需要得到重视的问题。因此,政府、社会和公众都应该负起责任,从垃圾产生的源头做起,政府在建立和完善生活垃圾分类制度的同时,还要建好生活垃圾分类设施,公众要提高环保意识,积极参与到垃圾分类治理当中。”任海峰建议。